980120__箏_____.jpg
ETV10大巨星.jpg
2人.jpg
馬年大吉2.jpg
人氣942
辜天澤 - 影視綜藝 | 2012-05-08 09:49:23

★《慾望之翼》《樂士浮生錄》名導文溫德斯向獻已逝舞蹈第一夫人碧娜鮑許致敬之作

★重現西班牙大導阿莫多瓦的謬思女神:碧娜鮑許三十年舞蹈生活愛恨點滴

★收錄了最著名的四齣舞作:《春之祭》、《慕勒咖啡館》、《交際場》、《滿月》

★首部3D藝術影片入圍奧斯卡最佳紀錄片獎項、歐洲電影獎最佳紀錄片、德國金像獎最佳紀錄片

★首部嚴密、開創地發掘3D可能性的非好萊塢電影

★新北市影展閉幕片,一票難求 

 劇情介紹

PINA是導演溫德斯對已故的舞蹈家碧娜鮑許的3D致敬,震懾人心又深具啟發性,在柏林影展放映時,吸引了影迷瘋狂搶購。因為它不但是世上第一部的3D藝術電影,也證明了3D和現代舞是天生一對。 

1985年溫德斯首次觀賞碧娜鮑許的演出,讓他驚豔又感動,隨後兩人發展成長年友誼,也為電影合作埋下種子。

2009年碧娜.鮑許過世,片子面臨停擺的命運。溫德斯收到來自四面八方的鼓勵,決定繼續拍攝本片。 

PINA由碧娜鮑許舞團的主要舞者演出已故碧娜鮑許最受好評的四齣舞作:《慕勒咖啡館》、《春之祭》、《滿月》和《交際場》等經典。溫德斯袖子裡藏著幾個令人驚嘆的創意技巧----例如半透明的簾幕,分層了影像,製造出更多的空間給舞者施展;3D效果讓舞臺前後的舞蹈得以彼此互動;藉由攝影機的幫助,烏帕塔舞蹈劇場的舞者們像是飄浮在真實的幻影之中,一會兒又從陰影中衝出……溫德斯編織出一道結構緊密、又讓人陶醉的魔力。 

PINA是一場表演者和觀眾零距離的演出,它把觀眾帶入了一個超越劇場表演的體驗,我們看到舞者將自己甩出銀幕,看見他們的情緒、汗水…你幾乎不會發現溫德斯厲害的剪輯手法,他讓舞者像變魔術般衰老、改變、消失。各地的舞迷當然不容錯過,將會沉浸在碧娜鮑許令人著迷的作品裡。

關於電影

《碧娜鮑許》是電影大師溫德斯獻給已逝的舞蹈第一夫人碧娜鮑許的電影,收錄了碧娜鮑許最著名的四齣舞作:《春之祭》、《慕勒咖啡館》、《交際場》、《滿月》,溫德斯並把舞者帶出劇場,走進烏帕塔這個碧娜鮑許三十年來的生活中心,將街道巷弄化作舞台,在城市的各個角落翩翩起舞。影片同時穿插著碧娜鮑許珍貴的紀錄片段,不僅有她的親自演出,更有她對舞蹈的深刻觀點,她說:「舞吧,舞吧…不然我們就迷失了。」

 

關於碧娜鮑許(Pina Bausch)

1940年出生於德國的碧娜鮑許,十五歲即進入以音樂與舞蹈聞名的福克望學校學習舞蹈,畢業後獲政府獎學金前往紐約深造,並開始她的職業舞者生涯。回到歐洲後,碧娜鮑許出演更多重要的角色,並在1968年完成第一齣舞作,1972年碧娜鮑許接下了烏帕塔芭蕾舞團的藝術總監一職,將其改名為「烏帕塔舞蹈劇場」,並突破傳統形式,融合舞蹈與劇場元素,替舞蹈帶來了嶄新的面貌。碧娜鮑許的編舞多由幾個動作或對話的小單元組成,大量的重覆是她獨特的風格印記。主題上碧娜鮑許著重於刻畫男女之間的情感互動與糾葛,這也激發了西班牙大導阿莫多瓦,拍出了動人的《悄悄告訴他》,阿莫多瓦也在片中放入了碧娜鮑許最精采的作品《慕勒咖啡館》。2009年6月,碧娜鮑許被檢驗出罹患癌症,五天後便溘然而逝,拉下了人生的帷幕。

關於導演 

溫德斯與荷索、法斯賓達並稱為德國新電影三傑,但不同於後兩者的桀傲不遜,溫德斯的電影總是藉由踽踽獨行的流浪者,靜靜地觀察我們身處的冷酷世界,進而觸碰我們敏感易碎的心靈。溫德斯年輕時便是個大影迷,常常一天看五部電影,之後進入大學攻讀電影,並在著名電影雜誌撰寫影評。溫德斯以《愛麗斯漫遊記》《歧路》《公路之王》三部片成名,在這著名的「公路三部曲」中,溫德斯藉由影片中的主人公探尋、見證了德國社會的衰退以及德國人心靈的空虛。八○年代溫德斯以《巴黎德州》《慾望之翼》兩片將其一貫的主題臻至巔峰,並在當年坎城影展大放異彩。除了劇情長片外,溫德斯所拍攝的記錄片也相當有名,其中包括了關於日本電影名導小津安二郎的《尋找小津》、日本知名服裝設計師山本耀司的《城市服裝速記》、古巴國寶樂手的《樂士浮生錄》等等。

導演的話 

Pina她不只是主角,她是這部片誕生的原因。我們計畫2009年秋季開始拍攝,前置作業時期,舞者與拍攝團隊於伍珀塔爾即將進行第一次3D試拍時,我們得知Pina Bausch突然的病逝消息,我們馬上停止所有動作,覺得當下拍這部電影就變得沒有意義。畢竟這部電影是為她寫的、為她拍的,我和Pina作了二十年的夢,渴望拍這部片!我們本來要看的是她彩排的過程、跟隨著她以及她的舞團去巡迴演出,而Pina也會介紹她自己和她的秘密王國基地給我們。

80年代中期,我很隨意地向Pina建議說我們應該合作拍一部電影,Pina問說:「不如我們現在來拍?」我說:「我還是不知道怎麼拍啊!」Pina Bausch的Tanztheater自由無束、充滿生命力,我研究過許多舞蹈影片,但是還是不知道該怎麼拍。直到2007年,我第一次看到新的數位3D技術,我馬上從電影院打給Pina說:「Pina,我知道怎麼拍了。」

Pina過世後幾週,原本我和Pina一起選出來要餐與拍攝的舞者們即將按既定行程,開始彩排,且他們說:「在接下來數月我們會表演所有你們想拍的舞,你們不能放棄!你必須要拍!」因此,我們重拾這項計畫,目標是在十月我們可以完成3D記錄"Café Müller", "Le Sacre du Printemps" 和 "Vollmond"三支舞;整個概念從頭到尾都調整過,從一個原本計畫合導的作品,轉換成一個完全不同的東西。我們終於在2010年的四月和六月的第二次和第三次拍攝中,找到這部片的感覺和定調。 經過第一次試拍後,我們發現現有的技術並不像我們想的那樣進步,所有在2D下的錯誤在3D鏡頭下,瞬間被放大,顯得更加倍明顯。因為Pina已經不在了,我更有責任要讓這部3D電影拍得像我答應她說得那樣精彩。自然的記錄和舞台空間的感受是一定要有的,讓觀眾可以身歷其境的體會到。 

我重複看了幾遍【阿凡達】,發現雖然這些電腦動畫製作出來的阿凡達動起來優雅,就像我想要我們的舞者呈現出來的一樣;但在阿凡達旁跑來跑去的其他的真實人物,畫面看起來就有些不流暢。 我們想要拍攝百分之百的真實畫面,沒有任何電腦合成的影像輔助。於是,我們得盡量避免鏡頭更換,以及使用兩種焦距來拍攝此片;像是我們自然的視角一樣,廣角的、且最貼近人類的視覺感知。 2009年10月,我們在戲院正中間佔了一半的觀眾席,設置了一支可以承載攝影設備的「電子懸臂」,穿過舞台升抬至高處。 靠緊的兩支鏡頭,模擬視覺的空間感受 。現在的技術還沒有發展到一台攝影機上有兩種鏡頭,所以需要有兩台攝影機,以及五個人來操控它。

幕後花絮

◎運用數位3D技術創造新的可能性 

數位科技擁有對整部電影製作過程的影像控制權:從開拍、後製、到在戲院放映。因此數位科技在近期3D日新月異發展中佔有開創性的地位,克服了50到80年代類3D形式的癥結。數位攝影機可以同步運轉,還有如同數位投影機可以呈現絕對穩定的影像,這兩點都是3D呈現品質的關鍵。準備要拍攝PINA時,精密的設備和有經驗的專業人士仍是少數;幸運地遇到豐富經驗的實體鏡(3D)攝影師艾倫‧德洛波(Alain Derobe),他不但向我們介紹他研發的鏡子裝備,也傳授許多他淵博的知識與熱情。 

◎3D拍攝的前置作業 

拍攝前我們準備了一系列設計縝密的測驗。2009年夏天,在開拍前兩個月,我們在伍珀塔爾(Wuppertal)執行了一次試拍,包括劇組與Tanztheater的舞者與團隊,用的是預計在正式拍攝時同樣的設備。目標是模擬拍攝過程和測試技術系統的可靠性,這些測試影片在經過後製之後在戲院播放。我們在這次測試後還執行了許多較小的測試,小心地把3D技術融入。由於Tanztheater的行程緊湊,能夠拍攝的時間十分有限,我們無法容許有錯誤發生以及重拍的情況。 

◎一個複雜的3D同步系統 

文‧溫德斯和3D負責人François Garnier研發了一套精細的系統來控制設立在觀眾席裡的望遠懸臂。為了達到這目標他們將戲院的觀眾席分格像西洋棋盤一般,並使用一個與攝影機的視角呼應的量角機器。運用先前表演的錄影影像,溫德斯和Garnier可以寫下一個精密的設計表包含在表演過程中哪一個時間點攝影機要放置在哪裡。在彩排和拍攝的過程中,導演運用廣播的方式指導團隊。 

◎使用3D技術 

要拍攝3D影像,你需要兩台攝影機,一種是併排的拍攝方式,一種是用鏡子的拍攝方式(mirror-rig)。後者是兩台攝影機相對擺置呈90度角,一片單面鏡在45度角擺置在中間,與兩台攝影機的視角皆呈45度。其中一台攝影機拍攝穿透過去的畫面,另一台拍攝反射的畫面。在PINA拍攝現場架設的各式攝影設備皆是由雛型、經由艾倫‧德洛波的改良後供我們拍攝使用。我們使用的兩個攝影系統皆是出自索尼(Sony):在望遠懸臂上的是大型攝影棚攝影機(HDC-1500),而較小機動式的機型(HDC-P1)是架設在Steadycam(穩定攝影機)上。 

3D限制了焦距的使用,因為廣角鏡頭會扭曲畫面,長焦距鏡頭又會造成一種特殊的剪影效果。多次的測試之後,我們找到三種鏡頭:焦距10釐米、14釐米、20釐米的DigiPrimes。由於在3D架上更換鏡頭是一件耗時費工的事,因此必須在每次開拍前,都必須架設好每一幕需要的焦距鏡頭。 

在拍攝現場我們使用特殊的3D Transvideo監控螢幕來計算設備的擺置與控制3D效果。螢幕上顯現的是左右邊兩台攝影機拍攝畫面交疊後的3D影像,這樣可以看到兩畫面中間的畫素平衡。除了3D拍攝技術團隊的經驗和創意,這台監視螢幕是最重要的工具。 

◎現場拍攝與3D戶外拍攝的挑戰 

我們要將四支舞都記錄下來,且要讓3D鏡頭盡量得靠近他們,又不能干擾舞台上舞者的演出,所以我們使用望遠懸臂。起初擔心巨大的設備在舞台上,會讓舞者們不自在,但這樣的想法很快就消失;我們捕捉了非常靠近舞者且有生命力的畫面,讓觀者有種置身舞台上的感覺。3D非常能夠詮釋深度感,因此那些在舞台外獨舞的舞者跟台上的舞者呈現一種完美的平衡;在伍珀塔爾與鄰近的區域,街道上、森林裡、山丘上、工業化建築中、伍珀塔爾懸吊鐵道上,呈現出令人驚豔的畫面以及效果。

 

 

 

 

 

 

 

人氣942

較新文章05-08 Kimberley陳芳語關懷單...
05-07 「2012 hito流行音樂獎...較舊文章

網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站立場,對於發言內容,由發表者自負責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