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0120__箏_____.jpg
ETV10大巨星.jpg
2人.jpg
馬年大吉2.jpg
人氣566
mi - 綜合網報 | 2014-06-20 17:05:17

Vidigal原是里約熱內盧聲名狼籍的貧民窟,狹小民宅、毒梟本營卻擁有無敵海景。歐美人士挖掘了這塊璞玉,幾經改造後現已是許多人想入住的區域。

 

(圖片來源:ELLE Taiwan)

 



PHOTOS:MIRKO CECCHI  TEXT:CLAUDIA BELLANTE  TRANSLATIE:HSIEH HUI CHING   EDIT:DOMINIQUE CHIANG

 


 

Alex Gillot是三年前來到Vidigal貧民窟的。「當時我和幾個朋友計畫一起遍遊南美洲,而里約本該僅是旅途中一個停靠點,但當我踏到此地內心卻決定再也不想離開了」。

那是2011年的夏天,她25歲。「一開始我們是住在步行距離的青年旅館,非常便宜且小巧可愛,離海非常近。一晚我們參加聚會有了爬上山丘的機會,當我見到這片海景便決定往後的人生要定居於此。」

事實上對於Vidigal不熟悉的人來說,這裡從四○年代開始便是個過度擁擠、充滿暴力與毒品、匯集了來自全巴西最貧窮省分居民的貧民窟。七○年代時Vidigal曾經臭名喧騰並擠進了更多的人口,而今約有一萬上下的居民,約是三千多戶人家,由山上直達海邊的主要道路Presidente João Goulart兩側多數為兩三層樓高的窄小屋子,外觀上頗為整齊,不見隱藏的車道與樓梯。

「當我決定留下來定居時曾和一名挪威女朋友一起找房,結果兩天就搞定了。光是想到一個年輕歐洲女孩想定居在這貧民窟就令人興奮!」Alex第一個住所月租金約90歐元,「它位於山丘上,視野極佳但光線不足濕氣亦重,且四處發霉。」幾個月後當她的室友離開後,Alex與在地知名的藝術家Wilson Alexandre合力以街上撿拾來的回收材料與木頭建造了一間充滿顏色的屋子。

 



與販毒首腦的對談

Alex不僅有個很忠於自我的個性且絕對難以令人忽視:高大個頭的白種膚色、亮金色髮質且穿著打扮華麗宛如孔雀,Vidigal區的居民無人不知,而且愛極了她。

「在倫敦我曾是時尚彩妝師,自從住在這兒後我負責安排社區各項文化藝術表演活動,最近可說是一個企圖適應環境並且想重新找到自我空間的外國入侵者。」

Alex並不是唯一選擇這裡的年輕歐洲人,里約日益高漲的住房相較於這裡擁有的絕美好景與少有擺闊的中產階級等,都是與所謂高級地段Copacabana和Ipanema有明顯區隔的選擇,加上自從2011年開始警方全面取締曾是地盤老大的毒販首腦們之舉讓此地居民再也無提心吊膽度日。

不過Alex與她加州的友人Mary Gordon卻是在毒梟聚集此地時就已來到此地。「聽起來或許奇怪,但卻是令人感到安心的,沒有竊盜也沒有暴力事件的發生。當我開始入住時就有人告訴我必須去和販毒首腦報告。他對我說想住在這裡完全沒問題,有時我去參加派對遇上不禮貌的年輕人時,他的人馬也會立刻出面保護我!」

Alex是在自己結婚當天認識原籍美國的Mary,她是她的婚禮化妝師。Mary是2010年開始定居於此,現已與Rodrigo Carvalho結婚。「我是在一場funcky舞蹈聚會中認識他的。警察還沒來到這兒前,有非常多這類的派對而現在已全被禁止。我和Alex一樣原是旅行而後決定定居。」31歲的她以私人英語家教為生,先生Rodrigo來自另一個更大的貧民窟。「比起我的出生地,這兒的生活寧靜多了,也少了許多暴力事件。我們擁有較大的空間,警方的確是為大家掃蕩了毒梟,不過有時與居民說話的吆喝姿態也不是太好。」

 


 

成為外國移民地的風險

Mary仍偶爾會察覺自己的外國身份,儘管這兒已是西方創意者與藝術家的新樂園,但本質上仍不脫是個貧民窟,住著許多依然困頓的人們。「仍是有人對我投以彷彿額頭上刺了美元符號的外國人,儘管我有許多朋友,但我仍然要費力地去爭取一輩子生活在這兒的勞工朋友們的接納。」

Mary不確定是否一輩子都會定居在里約:「也許未來會搬回美國離家人近些,或者如果與Rodrigo一直繼續下去,就會考慮買個公寓,不過在另一區房價較能負擔得起的地方就是。」

自從Vidigal換上一身時尚新衣後,所有消費也跟著水漲船高。關於這部分Rosalie Begalla最清楚。23歲來自巴黎的她是在一次往馬賽的火車上聽見人談論此地的,她聽說同為法國人的Nadine Gonzalez到此為當地年輕人開設了時尚學院,而她所學正好是視覺設計,於是便聯繫上共同策劃伸展台的發表會。接著她飛到此地並在學校附近與其他外國人合租了公寓,有馬戲團表演者、舞者等,著實給她難忘又學習頗豐的生活經歷。

Rosalie每月的房間租金為183歐元,不過那卻是友誼價因為當時房屋在整修重建中,現已漲為367歐元。對於Rosalie的親身經驗,社區組織也提出他們的擔憂,因為原始居民已經逐漸無力負擔過高的生活消費,儘管這些外國人的確帶來了文化與不同的生活方式,他們被迫逐漸往更郊區移動,或者回到多數人來自的東北方,所以這種情形也需要某個程度的控制,以免讓此區全部淪為外來移民者的天下。

 

「有超過700為外來移民者在短短的近幾年中購買了此區的房產!多數是法國人、西班牙人與德國人,也有不少的葡萄牙人和義大利人。對多數歐洲人來說貧民窟的房價簡直是最好的投資,轉手便能賺進五倍的獲利賣出或出租!」長期關心里約在地居民權益的非營利組織Catalytic Communities的Theresa Williamson說道。

在主要道路Presidente João Goulart開了一家房屋仲介的Silvia Despachante也提出了明確的數據:「20年前一個兩房的屋子只要6100歐元,如今沒有4萬6千歐元是買不到的。至於租金更是令人卻步,15mq的單人套房要價183歐元而我手裡還有長長的名單排隊等著要!」

 

然而為了改善原始居民外移的困境,26歲的Sara Junger正籌劃了一個名為Albergue da Comunidade的計畫。這個計畫主要協助外來找屋的青年學子們找到家裡有空房可供出租的寄宿家庭。她以拍照整理資料上傳網路的方式讓學生能夠透明化的溝通與選擇:「起初我實在無法理解為什麼這麼多人想來住在這個時常缺水、缺電和沒有網路的地方,後來我發現身處其中很自在,心情步調可以很悠閒緩慢,且有大自然環繞,儘管我面對極困難的挑戰,但我想我還是能夠為社區貢獻一點什麼吧。」

 

(圖片來源:ELLE Taiwan)

 

[ ELLE Taiwan ] http://www.elle.com.tw/

 


 

【資料提供:ELLE Taiwan】

人氣566

較新文章06-20 卓文萱 送上「金足...
06-20 黃曉明 邀錶迷共度...較舊文章

網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站立場,對於發言內容,由發表者自負責任。